【段龙】倒带

{化蝶后妄想}


{愚人节限定}


{恋爱经验为0表示写kiss无力}




  “Ta酱……ta酱!”猛地睁开眼睛,明晃晃的白色有些刺眼,郁夫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稍微活动了一下手指,惊醒了趴在床边的日比野美月:“龙崎君?太好了我去叫医生!”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明明开了枪……头好痛啊。抬起没有输液的手抓了抓头发,不出所料地摸到了厚厚一层纱布:难道科学已经发达到这种程度了吗,真是困扰啊。苦笑着抬起头,意外地看到ta酱静静站在门边,条纹西装,金边眼镜,透过镜片的眼神混合着模糊的情绪。“Ta酱!”日比野和医生推门进来,被郁夫的喊声吓了一跳,“段野龙哉他……已经不在了,龙崎君。”日比野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讲出这一句,忍不住担忧地看向龙崎,可是龙崎却痴痴地盯着门口的位置,好像并没有听到她的话。“…龙崎君?”“哎?哦日比野酱你刚才说什么?”“没什么……”或许是段野的死给他的打击太大了,还是不要再讲一次了吧。


 


  “这简直就是奇迹啊,警察小姐。”做完检查之后,医生在办公室里对一脸担忧的日比野这样说着,“说真的,这种情况下醒过来的概率,是无限接近于0的。”“那龙崎君会有什么后遗症吗?”“啊,这个嘛,还需要观察。暂时来看是没有的。”看着长舒一口气的日比野,医生忽然恶作剧地笑了笑:“说不定会像《Border》一样看到幽灵哦。”“啊?”“哈哈开玩笑的。总之最近要密切关注他的日常,有什么不对的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好的,谢谢您了。”90°的鞠躬过后,日比野退出了办公室。“有什么不对的吗……呼,总之一定要好好照顾龙崎君!”


 


  半梦半醒间好像听到ta酱在叫我的名字于是我就醒了过来……ta酱似乎在说不要睡,我会来找你的?啊啊完全记不清楚好烦啊……头痛又犯了……“啊还是会头痛吗……”Ta酱?猛地抬起头,似乎看到闪过的的条纹西装衣角。果然只是幻觉啊……不过ta酱还真是残忍,说什么会回来找我的谎话,我居然还相信了他。我可真是个笨蛋啊。


 


“笨蛋,我在啊。”


  哎?哎哎哎哎?!“Ta酱!”还是之前的样子,一丝不苟的头发,金边眼镜,条纹西装,郁夫最熟悉的整洁干练的样子。“ta酱……”惊喜之后郁夫说不上是因为久别重逢还是失而复得,总之哭得一塌糊涂,段野难得没有嫌弃脸甚至摸了摸郁夫的卷毛——尽管半透明的手掌并无实体,但是只是这样看着他,哪怕是眼泪鼻涕一脸头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蓬蓬的头发因此乱七八糟还穿着一股消毒水味的病号服的他,也是很令人安心啊。


  “别哭了,郁夫。”“ta、ta酱,会一、一直这样吗?陪着我?”“啊,大概是吧。”“太好了……ta酱不要走啊,我稍微睡一下……我好开心啊……”真是的,前一秒还哭得那么开心(?)这一秒就睡过去了。不过也真的是有些累了吧。想要帮他拉上没有盖好的被子却发现做不到,索性坐下来,仔细端详着许久未见的安静睡颜——或许这就是上天的赏赐吧?虽然不知道可以这样在一起多久……


“20.”


  凭空响起的声音把段野吓了一跳。准点报时也太不准了吧。睡梦中的郁夫像是梦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段野起身吻开他皱着的眉,“别担心,我就在你身边。哪儿也不去。”


 


“19.”


  郁夫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只是经常会望着墙壁的某一处发呆或傻笑。日比野有些担心是留在龙崎脑子里的子弹压迫了神经,医生及时地安慰了她,“说不定只是想起了一些值得高兴的事,从片子来看这小子状况稳定。如果继续保持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16.”


  “龙崎君医生说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太好了!”日比野激动地差点给郁夫一个拥抱,被郁夫不着痕迹地躲开了,“是啊,可以出院了。”不过你看起来并不开心啊……日比野只是拍了拍郁夫的肩膀就离开了,没听到郁夫小心翼翼的问句,“你会和我一起走吗?”


“15.”


  神明庇佑的龙崎郁夫出院了,警视厅二署的各位和一署的蝶野纷纷来到医院。“并没有日比野说得那么郁闷啊……啊走吧三岛,龙崎出来了。”


“14.”


  难得的休假能和ta酱待在一起真是太好了!郁夫懒懒地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懒觉,“喂你先把被子盖好啊。”本来就还没有完全恢复却还是这么大大咧咧,真是小孩子性格啊。


 


 


 “10.”


  “郁夫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一起去吧。”“哎?Ta酱不是说我要好好休息吗?”“总是这么睡会变笨吧。”“我想想哦~水族馆怎么样?ta酱这样还可以省一张票哎!”“……走吧。”


 


 


 “3.”


  “郁夫,今天就不要出去了吧。”“哎?可是还有一部电影没有看哎……小栗旬超帅的!”“……这几天不是看了好几部他的电影了吗。”“可是这一部是最新的啦!之前的都是在怀旧向的说。”“真拿你没办法啊……走吧。”“Ta酱最好了!”是最好说话吧——虽然默默腹诽还是认命地陪他去好了。


 


“2.”


  如果我成为回忆。


  这是段野最近几天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自从昨天郁夫问到是不是ta酱幽灵做久了所以变得更透明了,关于这个问题的解答似乎更加迫切了。试探性地问了问郁夫,“如果我不在了,郁夫也会好好地生活吧?”郁夫愣了一下,然后露出好看的笑,“当然了,毕竟我根本没想过现在这种状况…ta酱也希望我好好生活的不是吗?”“没错。”说不上不是期待的答案,可还是有些担忧,有些难过。


  难过只有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1.”


  “想吃Ta酱做的蛋包饭啊~”“可是没办法给你做啊。”“不如Ta酱说,我来做?我去准备食材!”果真拿他没办法啊……蛋包饭吗?是临死前一定要吃的食物啊。真是够讽刺。“ta酱我们开始吧!”“先把鸡肉切丁,小心别切到手;洋葱也是切丁……”


 


  “啊我真是太有天分了!Ta酱不能尝一下真可惜啊~~”听着郁夫可以拖长的尾音,看他小孩子样夸张地张大嘴巴,段野突然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他毛茸茸的卷发;他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眼睛;他软软的唇……“唔”蛋包饭味道的吻,温柔的,不留余地的,浅浅地包裹,吮吸,像是认真地衔住一个不会醒的梦……


 


“0.”


  如梦初醒。


  睁开眼,只有阳光里漂浮的灰尘,可唇上却重叠着另一个人,不、ta酱的温度……果然,被猜中了吗。你的谎话可真是拙劣啊。我可也是个不错的警察呢,ta酱。


 


  缓缓起身,泪水无意识地落下,恰好滴入那盘只吃了几口、用番茄酱画着波浪线的蛋包饭。


  抽屉内格藏起的准备好的手枪。


  突如其来的枪声。


  滚落在地上的番茄酱瓶。


 


“Ta酱。”


 


——时光周而复始,我们重新开始。




【END】


脑洞来自http://moritsui.lofter.com/post/1f9cef_657fa70  ありがとう 


P.S.我猜,如果倒着写会不会好一点…不过那样是越想越虐。比双龙每集都吃蛋包饭还虐。




 















评论(14)
热度(23)